IFFO Logo

理查德.牛顿(Richard Newton) —了解海洋原料的环境足迹

环境影响InFocus网络研讨会摘要

我们如何估量产品及其供应链的可持续性?这种估量如何应用于水产养殖业和海洋原料?这是我们在12月15日举行的首届InFocus网络研讨会的主要议题,由斯特林大学水产养殖研究所的理查德.牛顿(Richard Newton)博士主讲。

什么是生命周期评估(LCA)?

其总体目标是对食品生产的全部(全球)影响进行全面评估,并通过不完全的可持续性计算来避免各行业之间的相互取舍或交叉补贴。

  • 生命周期评估衡量各种影响,如碳足迹(全球变暖潜力)、酸化、富营养化、臭氧消耗潜力,以及用水量和土地使用量等。总体而言,生命周期评估可以为约 16 种不同的影响提供衡量标准。鱼投入鱼产出比率(FIFO)最近也被纳入其中。而且,正在尝试增加更通用的生物多样性指标,如采用自然资产作为参照标准。
  • 生命周期评估依赖于价值链视角:它通过关注生产/捕捞、加工、运销、消费和废物处理,来估量整个价值链,而不仅仅是某个特定使用环节的可持续性。价值链的每个环节都会产生影响,而生命周期评估则是在试图厘清这些影响。
  • 生命周期评估衡量的是排放物的排放,而不是排放物对环境的实际影响:生命周期评估研究“中点”影响。例如,它衡量二氧化碳当量,而非全球变暖程度;它衡量二氧化硫当量,而非海洋pH值的变化等。

研究排放物:特征化和产物影响

与水产养殖业相关的大部分环境影响,远至养殖场,都与饲料的供应(原材料生产和加工)和使用(饲料转化率,FCR)有关。为了评估这种影响,科学家需要了解饲料中使用的各种不同原料对照各种生命周期评估参数得出的影响程度。

emissions equivalents

不同原料及其相关排放物的累计数据称为“生命周期清单”。然而,不同原料的生产会产生不同的排放物。那么,我们如何厘清如此多的排放物呢?我们可以采用特征化的过程,通过针对每种排放物使用标准化“特征因子”,来将排放物的影响与参考化合物进行比较。以全球变暖潜力(GWP)为例,二氧化碳被用作参考化合物。每千克的不同温室气体具有不同的全球变暖潜力值。例如,每排放1千克的甲烷与25千克的二氧化碳具有相同的影响。

在确定鱼油生产的二氧化碳当量方面,这些值是通过计量整个鱼油价值链中每种温室气体排放物的累计值来计算的。

这些数据从何而来?

为进行生命周期评估,会用到一系列的数据来组成生命周期清单。为此,通常会进行一系列测量和调查来从行业中收集原始数据。相应地,也经常会用到二手数据。这些数据来自于各种其他来源(通常是二手信息),如来自文献和网络。

生命周期清单的编制是产生不一致的主要原因。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形成了几种收集此类数据的标准化方法。首先是ISO标准。当然,该标准也有不同的诠释。更明确的是产品环境足迹类别规则(PEFCR)。它为方法的应用提供了更直接的规则。

副产品分配

在研究一种典型的海洋原料的生产过程时,会出现原材料转化为不止一种产品的情况:例如,供人类直接食用的鱼和鱼下脚料。因此,副产品分配对于任何生命周期评估研究的数据收集和解释都至关重要。

“经济分配首先反映了该行业生产某些产品的动机,有利于促进副产品作为饲料原料的使用,鼓励加工商为副产品寻找到更好的市场,而且得到了欧盟产品环境足迹类别规则的支持。然而,它对数据的要求更为敏感:在生命周期评估的每个阶段,都需要经济信息。理查德.牛顿(Richard Newton)博士总结道:“要填补数据空白、改善认知和沟通,还需要展开大量的工作。”迄今为止的研究表明,副产品与生命周期评估足迹相关的大多数指标都远低于其他原料。

针对海洋原料展开的研究项目

生命周期评估方法已应用于欧盟资助的GAIN项目和牲畜业创新卓越中心(CIEL)资助的项目。尽管存在数据缺口和一些假设,但这两个项目都表明了海洋原料的全球变暖潜力主要是与燃料使用有关的。这些评估还证明了不同的渔业地点、渔具类型和物种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并由此得出结论,即海洋原料的碳足迹通常优于陆地原料。

trade off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