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FO Logo

过去11年用于生产海养原料的渔业分析: 可持续渔业组织概览

本文发表于2021年2月水产前沿期刊。

 

Dave Martin

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SFP)是一家在美国注册的非营利性组织,其业务遍布全球,旨在恢复枯竭的鱼类资源,并减少渔业和养鱼业对于环境和社会的影响。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多年来一直与海洋原料机构IFFO合作,以寻求机会帮助出产海洋原料的全球渔业进行改善并提升可持续性。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通过渔业改善计划和供应链圆桌会议吸引了众多IFFO会员客户的参与。最近,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正与IFFO合作,共同开展一次全球海洋原料圆桌会议。这是一个预竞争平台,旨在帮助全球主要渔业进行环境及社会改善,跟踪和报告改善情况,并提供出产海洋原料的渔业的客观情况信息。

 

作者:

Dave Martin是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的水产养殖和渔业总监。

 

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关于用于生产海洋原料的渔业产量的报告

 

在《用于生产海养原料的渔业产量的可持续性报告》发布的过去11年中,我们发现渔业呈现持续稳定的改善态势,且整个供应链不断加强参与,以推动、支持和鼓励这种改善。在该报告的早期版本中,所有渔业均不符合最高类别管理良好的标准,而前类渔业(所有鱼类资源得分均在6分以上)仅占评估量的70%以上。到2018年,评估量的91%属于前三个类别。这些年来,我们还发现水产养殖饲料标准中纳入了可持续性要求,即增加经认证的海洋原料比例或做出明显改善。

 

然而,在过去两年中,前三个类别的总量略有下降,我们因而担心自己已经处于停滞期。在过去十年中,许多渔业的管理分数一直保持相对稳定。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渔业出现了衰退;今年最引人关注的是东北大西洋蓝鳕鱼、鲭鱼和鲱鱼近期都被暂停了(海洋管理委员会)MSC认证。

 

由于面临严峻的环境和社会挑战,东南亚和西北非洲渔业仍然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发现过去十年中的一些改善工作并未取得进展。海洋原料认证计划MarinTrust2018年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以检验用于评估复杂多物种渔业的标准。但迄今为止,该计划仅于202011月通过了一个项目。我们发现亚洲的许多国家是主要的鱼粉和水产养殖生产国和消费国,其中包括中国、印度尼西亚、印度和日本,而它们的鱼粉工厂均未经过MarinTrust认证。

 

聚焦2019-2020年期间

 

2020年对于渔业而言无疑是艰难的一年,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全球的手工渔业和商业性渔业,并推迟了我们报告中(当然还有其他地方)所涵盖的几个渔业的种群评估。但报告中也重点介绍了一些并非由新冠肺炎疫情所引起的问题。

 

在大西洋东北部,捕捞蓝鳕鱼、鲭鱼和鲱鱼的各个政府之间存在持续的分配纠纷,这导致总允许渔获量(TAC)和实际捕捞量远高于国际海洋探索理事会(ICES建议水平和长期管理计划中的预期水平。这导致这些渔业的MSC认证暂停。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希望实现总渔获量的可持续性,但我们无法就捕捞量的分配问题发表意见。我们期待饲料行业和众多零售商通过北大西洋中上层鱼类利益维护组织(North Atlantic Pelagic Advocacy Group)努力推动改善措施,从而发挥建设性作用。

 

在秘鲁,生产部(PRODUCE)和海洋研究所(IMARPE)这两个政府部门卷入了有关鱼群评估流程的法律纠纷。考虑到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今年无法确定关于秘鲁中北部鳀鱼的种群健康和捕捞压力的得分。该渔业占本报告中所评估的渔业总量的42.4%。我们将敦促所有利益相关方帮助尽快妥善解决这项法律纠纷,并支持正在展开的渔业改善项目。

 

海洋原料价值链在渔业管理中的作用

 

海洋原料行业和这条广泛的价值链在改善渔业管理和绩效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可持续渔业对该价值链的各个层面都具有积极意义;其有助于稳定供应量和价格,并避免因非法作业、危害濒危物种或生态系统,以及渔业中的其他不良做法而造成的声誉影响。饲料公司、宠物食品和保健品制造商等大型买家可以利用其影响力来推动从批发商和供应商到渔民的整个供应链的变革。这种市场支持继而也可以帮助生产商和出口商与政府和研究人员合作,以改善管理。渔业改善计划(FIP)是一种将买家、贸易商、加工商和生产者召集起来,共同改善渔业实践的参与模式。渔业改善计划还通过了水产养殖饲料标准以及零售和食品服务采购政策的认可,因而参与改善计划的渔业可以直接获得市场认可。

 

鱼粉和鱼油替代品的环境指标

 

在过去几年中,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和其他组织以可持续发展的名义呼吁采用新型替代品(包括昆虫、微型藻类和大型藻类、酵母,以及农作物)取代水产养殖饲料中的海洋原料。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指派印度尼西亚的一个项目开展了对其中某些原料的可持续性优势、劣势和突出问题的论述。两项影响广泛的研究结果对于这项论述至关重要。首先,在将被讨论的各种替代品认定为“具有可持续性”之前,必须充分考虑其整个生命周期中所引发的各种环境代价和其他需要权衡的问题。而对于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更为重要的是,目前尚不清楚广泛采用新型替代品是否会对渔业产生净保护效益。被替代品“取代”的鱼粉和鱼油更有可能被用于其他农业饲料、宠物食品、膳食补充剂或类似用途(与水产养殖饲料行业相比,这些行业将提供更少的可持续性支持),而并不会减轻渔业压力。同时,可持续替代品的开发可以通过支持可持续水产养殖业的发展而产生积极效益,而可持续水产养殖业目前却在某种程度上受到鱼粉和鱼油供应量的限制。我们鼓励业界对这些替代品给予持续的关注和研究。

 

推动该行业的积极变化

 

我们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正努力打造行业的未来,力争使所有海产品都以可持续的方式进行生产。就海产品和海洋原料而言,这意味着确保海产品的捕获量不会威胁种群的健康。还存在一些其他重要的考虑因素,包括维护健康的海洋和水生生态系统;防止对濒危、受威胁和受保护物种造成负面影响;保护渔民和渔业社区的生计、健康和安全。

 

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的成立旨在敦促私营部门,即零售商、食品服务和海洋原料行业,乃至整个海产品价值链更多地参与寻求解决方案,以恢复濒临枯竭的渔业资源,并减少渔业和养鱼业的负面环境和社会影响。可持续渔业伙伴组织和其他组织正努力创建预竞争平台,如计划中的全球海洋原料圆桌会议,以帮助该行业利用其群体市场影响力推进可持续渔业,包括预防性管理、科学的捕捞量限额、有效的遵规和执行措施,以及对鱼类种群当前和未来健康的保障。渔业的管理水平应达到海洋管理委员会的标准。出产海洋原料的渔业至少应符合Marin Trust标准,即使未经过认证,也应努力达到海洋管理委员会的绩效水平。